千亿元IFA赌球平台被查,30万会员世界杯暴富梦破灭

 
IFA平台犯罪嫌疑人受审。  本文图片均来自“北青深一度”微信公众号

 
对于IFA赌球平台的30多万成员来说,2018年世界杯无比失意,他们的暴富梦就像德国队一样,早早破碎一地。

 

在存活的8个月时间里,取名为“足球反波胆国际在线娱乐理财平台”的IFA(以下简称:IFA平台),将传统网络赌球、暗网技术、虚拟货币交易、传销式推广融为一体,通过7376名各级代理,采用“反波胆”模式,打出“稳赚不赔”的口号,迅速发展了33万会员参与网络赌球,范围覆盖中、英、德、泰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 

近日,茂名警方在广东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下,一举捣了IFA平台赌球团伙。核心成员郭某、胡某、陈某、蔡某等8人悉数落网。根据警方掌握的IFA平台20多天的投注记录,期间投注额就达550亿元。警方预估,“总投注额逾千亿元”。

 

7月13日,深一度记者(ID:bqshenyidu)在看守采访了犯罪团伙中的4名核心成员,揭开了IFA赌球平台背后的秘密。

 

用虚拟货币赌球

 

IFA赌球网站的起步,始于“黑客”胡天奇接到的一个电话。

 

2017年8月初,有位自称姓丁的陌生男子打电话给胡天奇,想做一个可以利用足球运动进行投资理财的网站,胡天奇告诉深一度记者,在电话里,丁总只是模糊地告诉他网站的大框架,比如要求“放很多(足球)比赛,(用户)根据比分买球,平台根据比赛结果判断输赢”。

 

由于费用可观,胡天奇答应了,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,他和这个自称“丁总”的男子一直保持联系,但从未见面。

 

“丁总”向胡天奇发来一些境外类似网站的图片,不断提出网站的建设要求,要求胡天奇参照。胡天奇曾进入相关网站看过,当时觉得这只是一个“能够在线观赛、买比分的网站”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涉嫌网络赌博的平台。

 

于是,胡天奇按照丁总的意思,在两个月的时间里,编写网络程序,初步搭建起网络框架,并通过一家美国公司购买了境外域名及专属实体服务器,完成了网站建设、内容设计、服务器搭建、平台支付方式等等。

 

2017年10月5日,胡天奇将搭建好的网站正式交付,并投入运营,取名为IFA,即International Football Amusement(国际足球娱乐)。按网站建设进度,丁总向胡天奇付款52000元。胡天奇说:“我就好像造车一样,我只是把这个车造好给你,那么你是怎么开这个车,你要开到哪里去怎么维护,那都归他了。”胡天奇本打算交付之后,两人就互不干涉了。

 

直到10月中旬,丁总要求改进平台充值功能,胡天奇才真正意识到平台涉及网络赌博,是违法的。但一方面觉得“这是自己两个月的心血,像自己孩子一样,挺舍不得。”另一方面,老板出价高,一个月两万,在平台运营后期,每月费用则高达近百万。因此,胡天奇没有拒绝,决定继续提供技术支持,包括功能改进与维护网站安全。

 

平台的充值方式在运行前期都支持支付宝与银行卡转账付款,“但是由于银行卡、支付宝的资金流水很容易就被查到,而且在2018年前,确实发生过平台资金被冻结的情况。”胡天奇说,这种情况出现之后,2018年3月前,平台便准备考虑使用虚拟货币交易,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避开监管。

 

于是,平台的充值方式,由直接使用人民币充值,转变为使用虚拟货币,即比特币、以太币等进行充值。会员需要先到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将人民币兑换成虚拟货币,再将虚拟货币充值到IFA平台兑换积分,参与平台赌球活动。

 

在一张IFA网站的截图内显示,2月26日,平台便可使用比特币进行充值。IFA钻石级代理蔡湘也告诉记者,从2018年3月份始,平台转换成使用虚拟货币充值,但由于操作难度较大,许多会员会让蔡湘帮忙兑换虚拟货币进行充值。

 

至此,IFA这个集网络赌球、暗网技术、虚拟货币交易以及社交媒体推广为一体的,新型赌球平台正式成形。

IFA平台组织结构图

 
“传销式”发展30万会员

 

2017年10月5日,IFA平台投入运营后,胡天奇设置了初始账户,即网站的第一个账户。而平台注册采取会员推荐制度,“丁总”就是拿着由初始账号派生出的小号,去发展下线的。

 

2017年10月7日,在初始账户创建两天之后,IFA成员郭小华也注册了自己的账户。郭小华告诉记者,他在玩IFA平台之前,玩过其他类似的赌球项目,自己也是在网上看到IFA的项目之后,才开始玩的。

 

但警方调查发现,郭小华其实是IFA网络赌球团伙中的主要人物、管理者,虽然只有初中文化,但他做事很有套路,负责联络技术负责人、客服、讲师,发展下线。网络群中会员则尊称他“老大”。

 

至于胡天奇提到的“丁总”,其实只是一个伪造的身份。IFA团队成员之间,通常单线联系。胡天奇从未见过老板“丁总”,而且丁总经常更换联络方式,其中有一个网名叫“诚信赢天下”。郭小华也承认,自己确实使用过“诚信赢天下”的网络昵称。

 

在郭小华之后,加入IFA平台的下线越来越多,毕业于广东某著名师范大学的陈宁就是其中之一。开始玩IFA“理财项目”之后,他辞掉了中学教师工作。短时间里,陈宁赚了20多万。他承认,最初就知道这属于非法的网络赌博,但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,并不断地推荐朋友“入会”。几个月里,陈宁发展成为拥有3200多名下家会员的铂金级代理。

 

据警方统计,蔡湘也在几个月时间里吸纳“下家”会员达50000多名,成为了钻石级代理。蔡湘告诉深一度(ID:bqshenyidu)记者,他通过网络建群等方式发展会员,但直推会员并不多,他的下线又发展了多少他也不清楚。他所做的只是帮助平台管理会员,有时转发来自“老大”的文字或语音消息,有时在群里答疑解惑,有时帮忙代充虚拟货币。

 

茂名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五大队大队长李福华告诉记者,之所以赌球团队迅速扩张,是IFA平台采用传销的形式发展会员,推荐入会后上家可享受盈利分成,发展会员数量达到一定数额,便可提高代理等级,盈利分成与代理佣金也会更高。

 

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,IFA平台代理分为八级,代理推广IFA可享受直推会员的20%的盈利作为佣金,晋升星级后,按等级可享受团队每场球赛盈利分成。一张IFA平台账户截图显示,一名钻石级代理佣金高达71万余元。截止警方收网前,IFA平台的全部会员数达334655名,各级代理共7376名,其中钻石代理57人,铂金代理65人,黄金代理108人。

 

除了大肆宣扬“躺赚”、“钱生钱”之外,平台的推广信息中宣扬的“0泡沫运行,稳定持久”、“平台不锁本金,随时可提现”、“加密系统安全稳定”,这些信息也成为,IFA发展前期被众多会员信任的关键。

IFA平台曾经打出的广告

 
“反波胆”赌球模式

 

除去“传销式”的推广,要想留住越来越多的会员,IFA平台还要让人们相信,在这里是“稳赚不赔”的。而他们理由就是,IFA采用了“反波胆”的赌球模式。

 

波胆,是一种赌博术语,即指在一场赛事中,预测比分进行投注。投注结果与球赛结果相同则赢。然而反波胆模式,颠覆了传统赌球的规则,当选定的比分未出现则算赢。比如投注比分为1:1,球赛结果只要不是1:1,就可以赢钱。照此计算,玩家胜率非常高。其推广信息介绍,“会员盈利概率高达94%”。

 

钻石级代理蔡湘告诉深一度(ID:bqshenyidu)记者,平台中反波胆模式有两种玩法。一种玩法投4:4比分,有保本机制。如果输掉,平台包赔本金,但每日场数有限、收益率较低,因此这种玩法可以保证玩家不输钱。一张茂名警方技术人员提供的图片显示:如果本金按10000元,球赛每场按照最低赔率0.56%,每天计算两场收益,第66天可实现本金翻倍,第8个月可实现本金翻10倍。

 

蔡湘在加入IFA平台之前是做烧烤生意的,2017年12月,正好自家烧烤生意冷淡。一个网友联系他说:“有个很赚钱的理财项目,没有风险,可以做两年。”

 

加入IFA时,蔡湘提供了银行账号、手机号等资料。平台还规定,注册成功后,一周之内必须参与赌球交易,否则封号。

 

蔡湘第一次投的时候,选投了比分4:4的玩法。“当时我玩的算早的,投3000块,一天3场能赚50块。”如果按照这种算法,投30000即可赚500。蔡湘见有利可图,接下来的几个月,陆陆续续共投了20万左右。蔡湘告诉深一度记者,之所以继续投是因为他一直想给妻子换人工耳膜,妻子患有先天性听力障碍。

 

IFA平台没让他失望,几个月的时间里,他赚了近40万。然而这钱并没有用来给妻子换人工耳膜,而是购买了一辆34万元的小轿车。

 

另一种玩法是可以投其他比分,但平台并不包赔。用胡天奇的话说即“(会员)赢的是赔率,输的是本金。”

 

30多万IFA的参与者,将“致富”的希望寄托于各种足球比赛的比分上。但他们并不知道,“游戏规则”的制定者,其实就是网站的技术负责人胡天奇。

 

胡天奇承认,自己并不参与网站内的赌博,但他研发了平台的一套程序算法,会根据不同的球赛,设定不同比分的赔率。并且,还会根据各比分购买情况,适时调整赔率。

 

“比如,买1:1的人数特别多、金额特别大,那么就会在后台适当地降低这个比分的赔率。这分钟买1:1赔率是10%,后一分钟我调成9%。”胡天奇说。除此之外,平台在会员提现时,可以收取5%的手续费,这也是平台的盈利所在。

 

实际上,IFA平台所有的游戏规则,都在平台的控制之中。

IFA赌球群内的聊天内容

 
世界杯让赌球疯狂

 

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前期,IFA迎来了平台最疯狂的赌博交易活动。据参与侦办本案民警李福华透露,仅警方掌握的其平台收网前20多天的记录发现,涉案投注金额达到550亿元。

 

铂金级代理陈宁曾经担心过平台跑路,直到今年春节,他才陆陆续续加投了20万。陈宁想到了平台是有寿命的。“但至少会做过世界杯吧!”

 

实际上,在5月的大部分时间,IFA平台都运行正常。茂名警方提供的图片资料显示,2018年5月3日IFA平台能够正常下单,该场比赛由阿拉湖艾伦斯VS希雷迪亚诺,该用户波胆总额为475514,投注4:4,收益率0.5%,预期收益261.01(元);5月10日仍能够在手机版网页上看到“草蜢VS锡昂”的足球赛事结果,全场波胆比分为0:2。

 

5月14日,依然有网友在贴吧中推广IFA平台宣扬“IFA平台全球首创反波胆+福利场+级差制代理佣金模式,目前已稳定运行221天!”甚至在5月27日下午3点多,还有平台会员正常提现22000元,“秒到账”。

 

但到了5月27日下午,平台网站出现了无法登录的情况。一位福建IFA平台会员星星告诉记者,5月27日,他们的聊天群中出现过公告,网络要进行升级。这一事实得到了多位IFA平台会员及平台代理的证实。

 

平台技术负责人胡天奇告诉深一度(ID:bqshenyidu)记者,“当时因为有黑客入侵我们数据库,造成SQL数据库损坏。”接下来,胡天奇不得不花了两天时间修复数据库。

 

胡天奇认为黑客的目的无非两个,第一是想在平台搞点钱走,第二就是同行攻击。据胡天奇透露,IFA整个平台几乎每天都受到黑客攻击,一般都不会对造成影响。唯独5月27日下午,黑客攻击直接造成平台突然卡顿。从5月27日下午开始,会员便无法登录平台,更无法进行充值、投注或提现。

 

此时,胡天奇已经无法联系到“丁总”,而是由其他接头人与他线下对接,包括敦促他维护网站、支付维护费用、询问维护结果等。早在5月中旬,“丁总”便与胡天奇商量好,互相拉黑,“尽量过了这个风头,再想办法联系。更多的是为了安全,我们俩提倡单线联系。”

 

经过两天的修复,5月29日,IFA平台重新开盘。然而修复好之后,几天之内同样的问题再次出现。警方在嫌疑人的手机中发现,6月1日,昵称为“诚信赢天下”的群成员在“三星”群中告知会员“今天大约晚上6点到9点期间平台管网维护,争取在晚上10点前恢复至正常余额。”

 

铂金级代理陈宁告诉记者,6月3日平台再次完成“升级”,这次升级后能够投注、提现、转账。但平台修改了“游戏规则”,做出许多规定限制会员提现,其中包括冻结3月16日前注册的老会员,不能提现,不能投4:4,只能投其他比分进行赌球。他自己的40万,在平台崩盘之前也未能提现。

 

然而黑客接连三次入侵,最后数据库文件损坏。大批会员见网站登录不稳定,便提前提现。负面消息造成每日提现订单越来越多,已超出平台承受能力,在摇摇晃晃8个月后,IFA平台彻底关网。

 

与此同时,被会员称作“老大”的网友“诚信赢天下”立即下令,解散所有关于IFA的网络聊天群。随后,关于IFA平台崩盘、老板跑路的消息在互联网上传开。而福建会员星星所在的名为“足球俱乐部1群”的网络群并未解散,他们试图商量“维权”事宜。在网络群中,当时有会员说报警,一定要等个结果,但之后也不了了之。

 

在这届世界杯里,30多万成员没能通过IFA实现自己的暴富梦。直到世界杯决赛的前一天,7月14日的新闻里,播出了茂名警方破获IFA赌球平台的报道,在“足球俱乐部1群”里,又热闹了起来。

 

姚莲:“终于看到希望了”

 

欧阳丽:“警察破案了,咱们有希望拿回钱吗?”

 

Center:“钱充公了”

 

姚莲:“其实我当时太相信IFA了”

 

欧阳丽:“都是被它给的利润冲昏了头脑”

嫌疑人(中)被抓捕

 
IFA的“致命”弱点

 

实际上,广东警方早在2018年5月上旬,便已注意到了IFA平台。但由于IFA平台将网络赌球与各种新兴技术结合,给侦办带来一定困难。直至6月23日,平台崩盘后,才开始正式收网,陆续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。

 

负责具体侦办该案的茂名市高新分局干警经过深入侦查后,IFA网络赌博平台将传统网络赌博、暗网技术、虚拟货币交易以及利用网络推广的全貌,终于浮出水面。

 

IFA平台技术负责人胡天奇透露,之所以使用境外域名,正是因为境外域名国内公安很难查封服务器,并且国内搜索引擎不能访问。而使用虚拟货币交易则具有隐匿性,相比于传统银行卡转账,更难溯源。

 

但实际上,“办案过程中每一步都是困难。”负责侦查工作的网警梁瑛琳也觉得,和之前接触的传统网络赌球案相比,对于IFA,他们要去学习何为“反波胆”与“加密虚拟货币交易”等新的作案模式。而且在梁瑛琳看来,这些也是IFA平台能够长期存活的关键。

 

梁瑛琳告诉记者:“这个平台有一个弱点,他的代理是通过拉下线形成的,所以他们上下线之间必定在网络上有联系。这样便可以层层上揭,顺藤摸瓜。”正因如此,打击IFA平台,抓代理容易,打平台难。

 

6月23日茂名警方正式展开收网行动,专案组当日从茂名出发,奔赴广西、湖南、四川、贵州四地分别进行抓捕。铂金代理陈宁当天落网,随后两天钻石代理蔡湘及其下线姚某分别被抓捕。

 

6月28日,“市场总负责人”郭小华与“平台技术负责人”胡天奇被抓捕归案。7月11日,另外两名核心人员也分别在贵州凯里和四川宜宾被抓获。至此,特大网络赌球案IFA平台的核心成员8人落网。

 

(文中郭小华、胡天奇、蔡湘、陈宁、星星为化名)

千亿元IFA赌球平台被查,30万会员世界杯暴富梦破灭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条留言  
给我留言